汽車零整比及對中國機動車輛保險的影響

時間:2017年04月11日

2014年4月10日,Yobet体育 和中國汽車維修協會聯合發布國內常見車型零整比係數研究成果,使得“汽車零整比”問題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引發了各界的熱烈討論。從發達國家的情況看,“汽車零整比”問題由來已久,並一直是汽車消費,也包括汽車保險的一個焦點問題。近年來,我國車險在快速發展的同時,經營情況卻不盡人意,背後的原因有很多,但畸高的“汽車零整比”無疑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因素。為此,社會和保險業均需要高度關注“汽車零整比”問題,切實維護廣大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研究並解決汽車零整比的問題已經不容刻緩。

一、我國汽車零整比的基本情況

1.汽車零整比

零整比就是汽車零部件與整車銷售價格的比值,購買零整比高的車型意味著在後續使用中要支付相對更高的維修費用。零整比是衡量汽車維修經濟性的重要指標之一,同時也是社會公眾理性購車的重要參考指標之一。國外的研究數據表明正常零整比為300%左右,過高的零整比顯然不合理,有攫取暴利的嫌疑。

2014年4月10日,Yobet体育 、中國汽車維修協會聯合發布國內常見車型零整比係數研究成果,首次披露了18種常見車型的“整車配件零整比”和“50項易損配件零整比”兩個重要係數。“50項易損配件零整比”則是中保協根據理賠數據統計,選取事故車維修過程中使用頻率、賠付金額最高的50項配件價格之和與整車銷售價格的比值。

表3-1 國內18種常見車型整車配件零整比數據

從上表零整比係數中,18種常見車型價格區間從5~8萬元至80萬元以上不等,北京奔馳C級W204係數最高為1273.31%,即如果該車型更換所有配件,所花費用可以購買12輛同款新車;伊蘭特悅動係數最低為271.62%。

2014年10月,兩協會持續跟蹤了零整比的變化情況。18款車型中11款零整比有所下降,2款持平,另外5款不降反升。與首批18款車的整體數據來看,配件降價總額為142.5萬元,配件價格降幅5.72%。由於少數車型隻針對發動機、變速箱等高價值、底更換頻率的配件降價,而對保險杠等相對低價值、高更換頻率的配件不降反升,致使消費者不能明顯感受到維修成本的降低。

從下圖50項易損配件零整比係數中,18種常見車型中北京奔馳C級W204係數最高為223.28%,朗逸係數最低為76.82%。

圖3-2 50項易損配件零整比

2.汽車配件壟斷

汽車維修行業的暴利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零整比的發布讓消費者有了更為直觀的比價標準。2013年多家上市汽車經銷商維修及配件的利潤超過了整車銷售的利潤,某上市經銷商高調宣稱“把‘以修養店’作為汽貿的首要戰略”。汽車經銷商高調宣稱“以修養店”的背後,是汽車生產廠商和經銷商“抱團壟斷”。

汽車主機企業壟斷售後市場零部件供應渠道,以排他供應和排他購買手段實行原廠配件專供,獨立維修商對品牌汽車維修技術信息的可獲得性低,這些均屬於《反壟斷法》第十三條規定的“限定交易相對人隻能與其進行交易或者隻能與其指定的經營者進行交易”的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

一些零部件廠商聯合起來暗中操縱價格,從而形成零部件廠商橫向壟斷。一輛汽車由成千上萬的零部件組成,每個零部件的定價,成本、技術含量等都很難界定,相關反壟斷調查難度很大。很多零部件市場集中在少數幾個企業手中,形成聯合操縱價格的情況,但由於僅是某一個產品,並不引起關注。正是因為調查不便、手段隱蔽,才導致汽車零部件成壟斷高發領域。

2005年開始實施的《汽車品牌銷售管理辦法》賦予了汽車廠家在這一領域中的優勢地位,間接強化了壟斷。其中第25條對“汽車品牌經銷商應當在汽車供應商授權範圍內從事汽車品牌銷售、售後服務、配件供應等活動”的規定被視為客觀助長壟斷形成的罪魁禍首。因此,汽車廠商在整個汽車流通渠道中占據了絕對支配地位,掌握價格製定、零部件供應等特殊權利,也直接導致跨國車企在我國汽車市場規模快速崛起過程中攫取豐厚利潤。

價格隻是表麵現象,汽車行業存在限製競爭行為、汽車業涉嫌縱向壟斷,不是降價就能解決的。要真正破除暴利,維護消費者權益,促進市場良性發展,零整比的調整將是汽車反壟斷的重點。

二、汽車零整比對車險經營的影響

在特定的機動車保險費率下,汽車零整比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機動車保險的盈利與否,保險賠付率和綜合成本率的高低都與零整比緊密相關。機動車保險賠付分為車輛等物質損失和人傷損失,其中人傷約占 1/3,物損約占 2/3。保監會的數據顯示,目前國內財產保險公司的理賠支付有七成左右用於零部件的更換。在一定的機動車保險價格下,如果零整比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必然極大的影響保險公司的利潤和虧損。畸高的零整比在事故車維修時,直接提高了維修的成本,實際上相當於提高了保險公司的賠付,使得機動車保險業的運營陷入了困境。

一般來說機動車輛保險經營環節,可以簡要為產品設計環節、承保環節、理賠環節、防災防損環節等。使得賠付成本增加、機動車保險經營陷入困境的最大原因是汽車零整比畸高。(此圖裏有兩個是空的內容,是否有內容,需核實)

圖3-6 機動車保險經營關係圖

1.產品設計環節

第一,在之前的機動車保險定價研究中,已經發現:過高的零整比會增加了保險公司的賠付成本,降低財產保險公司利潤;汽車零整比在我國現行的機動車保險定價中缺乏體現,現行費率表沒有針對不同零整比車型的維修成本進行調整,不能反映機動車保險真實的賠付成本。

第二,我國由於實行國家的統頒條款費率,保險公司對機動車保險產品的設計過於單一化,無法針對機動車保險消費者人群進行劃分從而設計出具有財產保險公司自身承保特色的多樣化機動車保險產品,導致市場上的機動車保險品種和營銷策略大抵相同,合同的責任範圍和附加險結構也都很相似,使得各財產保險公司在日後的承保階段隻能依靠價格戰進行惡性競爭,以搶占或維持機動車保險市場份額。

2.承保環節

承保環節是經營風險控製的起點,承保質量的優劣直接影響到以後業務流程的各個環節。畸高零整比在承保環節中導致的問題從保單的營銷和承保開始,會一直影響到最後機動車保險保單的賠付,直接導致保險公司最後的總賠付率過高,簡要來說,有以下三點:

第一,零整比與機動車保險產品定價的脫節,導致投保人及被保險人的逆選擇和道德風險。零整比較低的潛在購買者發現基於平均損失的費率對自己太高的時候,就不會購買保單,然而高零整比的消費者則會繼續購買保單,使相應的風險集合的平均損失和承保費率進一步提高,導致更多的人退保,使得保險公司被保險人群結構嚴重偏移,顯著增加保險公司虧損的可能性。

第二,畸高的零整比無疑極大地增加了保險事故損失的程度,對於發生多次事故的機動車保險保單,賠付額度更是使得保險公司隻能采取拒保的方式,來平衡承保結構,致使保險公司拒保率增加,出現高風險類消費者無法投保的窘境,在一定程度上對保險公司的機動車保險業務發展產生了反向的作用。

第三,由於汽車零整比市場上的機動車保險品種和營銷策略大抵相同,合同的責任範圍和附加險結構也都很相似,行業內公司大多為了搶占和維持機動車保險市場占有率,大打價格戰,犧牲成本惡性競爭,造成承保收入不高,承保質量降低。同時,支付給保險中介機構等兼銷機構的高昂手續費,也使得保險公司的成本居高不下。這樣的“一低一高”,更是使得保險公司的盈利空間大幅縮水。

3.理賠環節

機動車保險理賠成本的上升,主要是受汽車零配件價格、維修成本、人身損害賠償標準等外部因素的影響。畸高的零整比導致機動車保險成本上升顯著。

第一,整車企業往往與零部件企業、4S經銷商簽訂“霸王條款”,不允許自己的零部件供應商直接向售後的4S點供貨,隻能通過整車廠銷售零部件。而被保險人則普遍要求去4S店修理受損車輛。據保險公司內部統計,在4S店修理損失金額占比80%以上,而在4S店修理費用比在一類修理廠高30%左右,大大增加了機動車保險賠付成本。受損車輛選擇專修廠維修,推高了機動車保險案均賠款。

雖然自首次公布“汽車零整比”報告以來,已有多家汽車廠商主動調低了車輛的零配件售價。但是,維修的“主動權”仍掌握在 4S 店手裏。對於整車企業、零部件企業和4S經銷商的零部件壟斷,保險行業尚未從根本上進行全麵對峙。

第二,近年來,零配件的價格不斷往上調整,保險公司定損金額與4S店實報維修價格經常有部分差額,無法全額彌補客戶的汽車修理款,在無法保護保單持有人的利益的同時,也使得投保人對保險行業的期望降低,影響了保險公司在消費者眼中的形象,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響到保險公司下一年度中的機動車保險保費收入。

第三,高零整比增加保險欺詐風險。在連續投保但無出險的投保人眼中,保險公司是“光收錢,不做事”,畸高零整比導致的高額車損賠付款,使他們看到了獲得高額賠償金的可能性;同時保險公司對於理賠的關鍵環節管控力度不夠,管理理賠的手段比較落後,造成了財產保險公司理賠質量不過關,對機動車保險的理賠水分很高,滋生了騙保、徇私賠付等現象。這時某些投保人、被保險人、受益人、修理廠會以欺詐手段故意製造事故、偽造損失、誇大損失或偽造篡改保險單證來獲取保險賠款,增加了保險公司的賠付率和行業虧損的風險。

三、汽車零整比對車險消費的影響

(一)車險消費存在的問題分析

機動車保險消費者與保險公司的糾紛一直深受公眾關注,在法院受理的保險案件糾紛中車險占據了很大的比例,原因除了機動車保險行業本身存在的問題以外,與機動車保險保費收入在財產保險公司總保費收入的占比高也有很大的關係。2015年3月10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召開“維護車險消費合法權益,促進車險市場健康發展”機動車保險合同糾紛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就機動車保險典型案例進行公告,並呼籲消費者積極捍衛自己的權益。

機動車保險消費者與保險公司的糾紛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麵:

(1)車險消費者對保險的認知程度尚不足

以“高保低賠”案件為例,該案件的產生就是由於機動車保險消費者對保險定價的認識不足,而保險公司的專門人員又難以將定價原理解釋給消費者,導致整個行業對於保險業的認識不足從而產生偏見。消費者根據自己的理解對車險產品投以期望,但保險公司畢竟是盈利性的企業,當期望與現實不符時就容易引起消費者的不滿心理,容易使得消費者忽略在“高保低賠”環節中存在的關鍵環節——畸高的零整比。

(2)車險消費者和保險公司缺乏互信

一方麵,消費者聯合4s店騙保的事件時有發生,保險公司對消費者的信任度也一再降低,導致在發生保險事故之後的核賠環節更加嚴格,理賠速度大大降低,影響了消費者的客戶體驗。另一方麵,消費者本身對保險公司也存在不信任感,如“高保低賠”,再如延長的理賠時間往往讓消費者認為保險公司故意刁難,刻意拒賠等等。

(3)保險代理人、鑒定評估等使矛盾加劇

導致保險公司的車險盈利空間不斷降低甚至為負的原因之一在於,機動車輛保險的代理人的違規操作問題。機動車保險的代理人通常為了追求數量而忽略質量,甚至幫助機動車保險的消費者偽造材料騙取保險公司的價格優惠,甚至介入理賠過程謀取利益等行為加深了機動車保險消費者與保險公司之間的矛盾。消費者對保險的過高期待往往與代理人有關。

(二)零整比與車險消費的關係

機動車保險改革後,機動車保險定價的模式發生變化,將零整比納入到定價體係中。在車改的背景下,可以通過影響機動車保險消費者的機動車購買行為倒逼零整比趨向正常化,尤其是高零整比車型的零配件價格,必然會像整車價格一樣慢慢下滑。消費者行為對零整比的影響機製可見下圖:

圖3-5 消費者行為對零整比的影響機製

通過倒逼機製,零整比最終會趨於正常化,參照國外的正常零整比區間為300%-400%之間。當零整比實現正常化,恢複機動車市場的市場化運作,打破壟斷機製,最終受益的不僅僅是消費者,還有保險公司,而保險公司之間的激烈競爭也決定了其收益最終也會轉化到消費者的身上,從而實現機動車保險市場、機動車市場和消費者之間的良性溝通和循環。

此外,消費者也應該自覺抵製高零整比的車型,抵製同樣能夠推動零整比的正常化。消費者應當增加法製觀念,對於壟斷行為及時舉報,抵製高零整比車型,通過消費者自身的努力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將零整比暴露在陽光下,將違法行為暴露到公眾的視野中,才是消費者的權利和義務所在。

根據常識以及相關研究,機動車保險個人消費者群體是一支男性偏多、年輕化、高學曆、高收入的群體。他們對於風險有深刻的認識和規避觀念,並且承認保險的經濟補償、風險分散和社會管理職能。影響機動車保險消費者購買行為的主要因素有消費者自身因素、社會因素、機動車保險產品及公司品牌因素等。下麵將分別分析現行體係下和費改體係下汽車零整比對這四個因素的影響。

(1)消費者自身因素:消費者自身因素消費者購買行為首先受其自身因素的影響,這些因素主要包括:一是消費者的經濟狀況,即消費者的收入、存款與資產、借貸能力等;二是消費者的職業和地位;二是消費者的年齡與性別;四是消費者的性格與自我觀念。

在現行體係下,畸高的汽車零整比增加了修理成本,對消費者的經濟狀況產生影響。為了將超出交強險部分的賠付成本轉移,會有更多的人選擇購買商業機動車保險,且價位越高購買機動車保險的概率越大。在同等價位區間內,高零整比車型的車主會比低零整比車型的車主更傾向於購買機動車保險,因為現行費率體係的天平偏向前者。

在費改體係下,將車型因素加入到定價過程中,整個定價過程體現了公平的原則,因而不同零整比車型的車主的購買意願趨於一致。高零整比車型的車主繳納的保費雖高,但其賠付成本也更高,更需要通過購買機動車保險轉移風險,而低零整比車型的車主繳納的保費降低,會激發其購買欲望。

(2)社會因素:消費者的購買行為將受到諸多社會因素的影響。社會因素主要包括:一是社會文化因素,包含人們的價值觀念,道德觀念以及其他行為準則和生活習俗;二是社會相關群體對消費者購買行為的影響。

在現行體係下,零整比事件使得公眾對於機動車保險定價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畸高零整比衝擊了公眾的價值觀。在汽車廠商零部件壟斷的負麵映襯下,公眾勢必會對保險的印象大為改觀,認識到保險業在這個三角關係中的弱勢地位,從而願意接受保險,增加機動車保險的購買。此外,消費者處於社會群體中,難以避免地會受到他人觀念的影響。一方麵,高零整比車型在社會群體中的形象受到影響,消費者在同價格區間的車型選擇上會盡可能避開該種車型,做出符合社會群體意誌的選擇。另一方麵,社會群體作為最直接的傳播渠道,會將零整比的發布以最快最受信任的方式傳遞出去。消費者傾向於購買低零整比的車型會倒逼車型零部件價格的下調,另一方麵擁有低零整比車型的消費者增加,也會使得車改後費率降低的商業機動車保險業務量增加。

在費改體係下,以往的高保低賠等問題都會得以解決,消費者對保險行業的信任度也會再上升一個檔次。零整比如果得以下降,對消費者和保險行業而言都好處多多,而最終受益最大的還是消費者群體。

(3)機動車保險產品及公司品牌因素:對於機動車保險來說,機動車保險產品的影響不是影響消費者購買的主要因素,因為各個保險公司的機動車保險產品同質化嚴重。因此影響因素主要來自於公司品牌和服務。

四、汽車零整比與車險費率厘定

在傳統的機動車保險定價中,汽車零整比沒有明顯的體現。傳統的機動車保險定價采取分類厘定的模式,將具有相似特征的個體組成一個風險集合體,而分類的依據僅僅精確到座位數及噸位數等,同一類別中全部類型的汽車同享同一費率。可見在傳統的定價體係中,零整比近年來的升高並未得到體現。而此次零整比的發布將推動機動車保險費率改革向精細化和市場化邁進,將零整比數據應用到機動車保險定價中有利於費率水平更好地匹配風險。

畸高零整比增加了保險公司的賠付成本,而最終往往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在現行的費率體係下,購買較低零整比的車主從而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一)零整比導致車險費率厘定的問題

通過對零整比的研究,可以直接或間接地得出以下機動車保險費率存在的問題:

1.無法真實反映機動車保險賠付成本

零整比能夠真實地反映更換零部件的維修成本與整車價格之間的關聯,然而現行的費率計算方法並沒有針對後續的維修成本進行調整,一來,現在的零配件價格相對於當年確定費率時的價格有很大的提升,其次不同車型的零整比不同,早已經不能相提並論,因此從現有的費率表中很難反應機動車保險真實的賠付成本。

2.對機動車保險消費者有失公平

奧迪A6和奔馳C級W204雖然處於同一整車價格區間,但其零整比分別為411.27%和1237%,由於兩款車型的購置價基本相同,若駕駛員及其他因素也基本相同的情況下,車主在投保時繳納的保費完全一致。但3倍的零整比差距暴露出機動車保險費率的不公平性及不合理性:同為使用年限1年以下的5座家庭自用車,即便新車購置價相同,因品牌不同導致的出險概率和維修成本必然存在一定的差距,套用統一費率必然傷及一部分消費者的利益,奔馳C級W204的車主相比其後續修理成本享受了較低的費率,而剩餘部分則轉嫁到奧迪A6的車主身上。

3.過高的零整比降低保險企業利潤

對於財產保險公司而言,作為主要業務的機動車保險目前大多處於非盈利的狀態,新車購置價不斷下降使得保費收入降低,而零配件價格上漲和工時費的增加使得賠案金額增加,這雙重作用,使機動車保險很難盈利,而機動車保險又占據了保險行業財產保險業務的70%以上,要想實現盈利則困難重重。

(二)車險費率改革的解決方案

在我國傳統的定價模式下,機動車商業保險的保費是由機動車保險市場價格乘費率得到的。機動車保險費率由兩部分構成,純費率和附加費率。附加費率與經營成本有關,因此是由各保險公司決定,而純費率則取決於基本保費費率表及各次要費率因子,對具有相同車輛特征的集合體所享有的基本費率相同。然而現行的費率表隻是根據機動車的種類及座位數和噸位數進行簡單的細分,難免過於粗糙,同水平的費率覆蓋了大量具有不同風險的個體,很容易因為對某一因素失去掌握而造成嚴重的後果。

1.將零整比納入機動車保險費率厘定體係的必要性

目前國內的機動車輛主要分為五類:客車、貨車、專用車、摩托車和拖拉機。客車的風險主要通過座位數來衡量,本次零整比數據報告所發布的18款車型針對的是私家車,很明顯,在現行的機動車保險定價模式中這18款私家車費率相同。

假設基本費率是參照國外300%~400%的零整比製定的,則這18款車型的後期賠付會遠遠超過保費收入,零整比越高所造成的缺口會越大,必然會造成赤字。若保險公司將基本費率調整至平均水平,那麼會造成對消費者的不公平,零整比較高的車主享受著較低的費率,而零整比較低的車主卻得支付較高的保費。因此零整比所打響的機動車保險費率改革需要加入更多的因子,按車型定價的方法不僅能夠將零整比反映在費率中,同時還能夠反映不同生產廠商的安全性能等方麵。目前保險公司已經對於不同的車型製定了相應的加費和減費的係數,要想將零整比的數據納入定價體係,還需要依賴各車型汽車配件價格的實時監測體係,需要對配件價格的調整做出及時的反應。

2.將零整比納入機動車保險費率厘定體係的方式

在機動車保險費率改革方案正式出爐之前,下麵兩種方式是業界討論最為廣泛的。將零整比納入機動車保險費率厘定體係意味著將實現機動車保險保費“一車一價”。而保費的計算,即機動車保險費率的計算取決於保險監督管理機構公布的基本費率表和各保險公司的費率因子。隨著車改日程表的推進,

(1)按車型製定基本費率表

如果基本費率表按車型確定,那麼將改變現有的費率表的格局。按車型定價的方法不僅能夠將零整比反映在費率中,還能將目前基本費率表所涉及的指標囊括在內。此外,按車型確定基本費率還能夠反映不同生產廠商的安全性能等方麵。

(2)將車型因素作為單獨因子

根據車型確定新的費率因子表,而後各保險公司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在參考基本費率的基礎上,對機動車保險費率進行調整。改種方法的優點是比較靈活,能夠給與保險公司更大的自主定價權,因此相較於前者而言更合適。

(3)零整比對其他費率因子的影響

影響機動車輛保險費率厘定的因子有很多種,但這些因素對機動車輛的最終影響表現在索賠強度及索賠頻率兩個方麵。主要包括從車、從人、從環境三大類因素,具體的包括機動車車型、年行駛裏程數、行駛區域、駕駛員的情況等等。

1)從車因素

從車因素主要包括:車輛種類、車輛用途、車齡、行駛區域、車輛型號及生產廠商。其中在畸高零整比的影響下,過去部分保險公司針對部分車型所做的的不同車輛型號的風險調整係數表需要進行調整。以往保險公司僅僅根據不通機動車保險型號的安全性能進行簡單的調整,車改後,需要大幅提高具有較高零整比的車型的調整係數。

2)從人因素

從人因素包括:駕駛人年齡、駕駛人性別、駕齡、婚姻狀況、職業及肇事記錄。車改後,不同肇事記錄的費率係數表需要進行更詳細的調整,加入肇事定損的因素,或者單列出上年度肇事損失的風險調整係數表。

五、相關建議

借鑒國際經驗,充分完善市場機製,發揮市場機製的作用,平衡保險行業、經銷商與汽車廠商的關係,才是突破零整比問題的關鍵。因此必須嚴查壟斷,打破壟斷,引入市場競爭機製,開放維修服務企業,大力發展國內的售後服務業,為消費者提供更多質美價廉的維修渠道,賦予消費者充分的選擇權,讓市場決定合理的維修成本和價格,實現零整比的正常化。

(一)發揮車險在零整比管理中的作用

零整比的發布以及汽車車型標準數據庫的建設將推動機動車保險費率改革向精細化和市場化邁進,將零整比數據應用到機動車保險定價中有利於費率水平更好地匹配風險。保險公司可以將由中立機構披露的零整比數據與不同廠商的不同車型相對應,依據事故車碰撞項目研究的結果,對車型進行個性化損傷維修費用評估,綜合其他因素得出更為專業化、細致化的機動車保險等級分類及其費率。實行對不同的車輛按照維修成本及出險風險進行保險分級,並為每個級別厘定不同保費的保險分級製度。該製度對汽車製造廠商的影響深遠,迫使汽車製造廠商不得不更加關注汽車維修成本。

以德國為例,事故車碰撞及保險分級研究,會根據車輛的實際損失,以及汽車製造商提供的零配件價格和維修標準工時,對損傷維修費用進行評估。同時考慮車輛前部、後部和側部碰撞的發生比例,計算出一個綜合成本係數。在綜合考慮綜合成本係數、出險頻次等其他相關因素之後,即可確定試驗車型的保險定級係數。保險公司從而依據這個定級係數對應的保險級別,來厘定該款車型的機動車保險保費。目前德國的保險共分為34級,分級結果將直接影響最後的保費金額,不同保險級別的年保費由幾百歐元到上萬歐元不等。然而車輛的保險定級不是一成不變的,在累計一定實際賠案數量的基礎上,每年都會根據上一年的實際賠付情況進行修改。汽車廠商為了獲得更好的保險定級,以增加自家品牌車型在銷售市場上的競爭力,往往會在新車的設計階段就充分考慮未來的易修性,並對常用損傷零件設定更為合理的報價,以降低定級係數。

如果將零整比納入到機動車保險定價體係中,消費者將傾向於購買低零整比的車型,從而直接影響不同車型的銷售額,逼使汽車生產廠商下調零部件價格,使機動車保險綜合成本下降,這種保單從高零整比車型向低零整比車型流動的情況,會調整保險公司的商業機動車保險業務結構,最終趨於一個平衡,這時消費者每一單位的投保金額覆蓋的損失風險基本相同。這種更為公平合理的保費費率,在一定程度上會減少新車投保的逆選擇和道德風險,利於承保財產保險公司穩定經營成本,獲得更高的盈利。同時,對於已購車的車主而言,較高的零整比並不能大幅提高其駕駛車輛的謹慎程度,因為在保險金額內保險已經鎖定了其支出。但是較高的零整比會使得損失超過保險金額的幾率更大,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駕駛員的行車謹慎程度會上升,風險會降低,保險公司的賠付率降低,增加盈利可能。

(二)加大對零整比問題的社會監督

要加大對各行業的監管力度,及時對違規行為進行處罰,打破壟斷,為消費者創造出公平公正的市場交易秩序。建立行政執法、司法訴訟雙管齊下的反壟斷體製。進一步完善反壟斷法律法規和執法體係,加強國家間反壟斷執法機構的信息溝通,建立健全國家發改委、商務部和工商總局等反壟斷部門的合作與協調機製,提高反壟斷執法效率。還應支持受損的私人(普通消費者或企業)直接對涉嫌壟斷企業提起民事訴訟,以便構建有效的私人參與反壟斷訴訟的激勵機製,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此外,消費者還要加強維權意識和維權能力,切實保障自己的合法權益,打擊壟斷行為。隻有在消費者的協同幫助下,才能解決畸高零整比問題,實現共同受益。

盡快修改、完善相關法律法規、規章製度和行業慣例,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盡快修改實施近十年的《汽車品牌銷售管理實施辦法》,停止實施總經銷商和汽車品牌授權經銷商備案工作,打破汽車經銷商和汽車廠商之間的聯係,引進多種售後維修服務渠道,優化汽車流通市場的資源配置。同時,應該完善汽車市場的準入和監管體係,促進市場競爭,打破跨國車企獨家壟斷進口車源實行價格壟斷的局麵。一旦壟斷局麵結束,畸高零整比的時代也將結束。

破除外係品牌在核心技術上的封閉。我國目前在汽車領域雖然處於落後,但可以充分利用後發優勢,要求主機廠商開放維修技術,實行汽車銷售和維修分開製度。應加快完善相應法規,要求汽車供應商對獨立維修商與授權維修商公平同等提供維修技術信息,保障配件和維修技術信息的可獲得性。開放汽車銷售形式,將銷售和維修完全分開,促進汽車售後市場的開放度和有效競爭,保證汽車消費者的汽車維修保養的自由選擇權。

(三)建立車型零整比數據庫

據統計,目前國內車型數量已達1639種。而本次公布的零整比隻有18個代表車型,要想將零整比納入到費率體係中,需要讓消費者也隨時了解到個車型的零整比狀況,建立車型零整比數據庫是必經之路。此外,車輛事故信息的統計數據也應該納入到數據庫中,還有各零件修理以及更換的概率等。數據庫應該隨時更新,使得各保險公司的保費能夠根據市場狀況及時調整。

2014年10月29日,我國保險行業協會正式向財產保險行業發布車型標準數據庫,成為我國保險業首個汽車車型標準數據庫。該數據庫信息不僅與工信部、公安部、海關總署和質檢總局的相關公告內容高度一致,同時也涵蓋了保險行業所掌握的車輛特有數據,為機動車保險改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四)產品創新和服務優化

保險產品的信息完全靠保險合同來傳達給消費者。用精算方法所計算出來的更為公平合理和有競爭力的費率需要通過一個嚴謹規範的保險條款將其優勢表現出來。所以,行業需要在未來的條款製定工作中特別注意用通俗易懂但清晰準確的語言文字,幫助消費者認識費率厘定的公平性與合理性。行業還呼籲統一條款:未來統一的條款希望可以把保險責任多增加一些,條款結構更簡單一些,最好是在主險裏把保險責任擴大,減少附加險的種類。

大力推進機動車保險費率改革。保險行業應致力於進一步細分市場,開發差異化的條款和費率,推出新的定價方式、服務模式和銷售模式,在保障消費者公平的同時,提升行業整體運營能力。建立車型零整比數據庫,同時將車輛事故信息的統計數據也應該納入到數據庫中。將車型信息公開對保險行業和汽車行業都有著監督和規範的作用,從而抑製零整比的上漲。

機動車保險費率市場化以後,隨著零整比被引入到機動車保險定價中,費率將更為合理化、多樣化,更能體現公平原則。各家保險公司可以更加重視對消費者的人群結構分類,針對各消費者群體的需求分析,活用汽車車型標準數據信息,努力進行產品創新,為消費者提供更具差異化、個性化的產品和優質、分級的服務。保險公司通過對不同車型的細致分析,能更清晰、更準確的了解不同車型的風險等級和各項性能,從而可以為客戶提供涵蓋售前售中售後的全麵服務。此外保險公司也將更加注重內部經營管理,通過加強技術創新、實現業務流程優化、提高風險控製能力、提高公司整體運行效率、合理降低經營成本,在市場競爭中取得產品綜合競爭優勢。

(五)完善市場機製,和諧汽車消費關係

在傳統的機動車保險體係下,保險業、汽車經銷商與消費者相互之間存在著不同程度的矛盾。2014年湖北多家保險公司投訴奧迪經銷商共同提價壟斷案,以及湖北奧迪經銷商反訴湖北保險公司新車共保壟斷案就是一個突出案例,昭顯出當前保險業與經銷商之間的非合作局麵。湖北的保險業與經銷商之間的對立有其特殊的曆史背景,但不能否認的是,保險公司對於經銷商和汽車廠商刻意提高維修價格賺取利潤的做法已經非常不滿,而保險公司在一定程度上對汽車經銷商維修價格的壓製也定然引起經銷商的不滿。

消費者與機動車保險公司的訴訟案例也屢見不鮮,“高保低賠”有望得到解決。而消費者對於經銷商高昂的維修費用也頗多抱怨。三者之間的關係不容樂乎,而零整比問題在其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高昂的維修費用也即畸高零整比的問題亟待解決。

圖3-7保險業、汽車製造商和消費者的關係

[1]張茵. 對加入從人因素的我國車險費率厘定的研究 [D]. 湖南大學, 2007.